吴若普被军人老公要到腿软,还命令我每次换一个新动作-环球搞笑糗事

发布时间: 6天前浏览: 1

吴若普被军人老公要到腿软,还命令我每次换一个新动作-环球搞笑糗事

吴若普

苏烟拖着疲惫的身子从商务酒店走出来,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。她微微皱着眉头,撑着伞往外面走去。
可,还没走几步,就被两道身影吸引住目光。在广场的中间,有一男一女。男的身材挺拔,远远望去也知道是一个英俊的男人。而女人身上穿着华丽的衣服,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优雅。
那边的两人似乎也注意到了苏烟,他们手牵手走过来。衣着华丽的女人一下子就认出了苏烟,她“惊喜”地叫到:“呀!这不是苏烟吗?好巧哦,我们在这里度蜜月,没想到还会在这里见到你。”
苏烟尴尬的一笑,心里懊恼自己刚才怎么不快点离开。“是啊,我来这里出差。”
“出差?我还以为你是来这里为我们送上祝福的呢。”女人再一次惊讶,不过语气中的嘲讽意味却十分明显。
眼前的人,一个是她的前男友陈建,一个是前男友的现任妻子玉溪。本就是很尴尬的三人关系,可是玉溪却还要说出这种话,摆明是想让大家难堪。
谁不知道陈建在结婚前和苏烟交往了四年,感情无坚不摧。要不是玉家能让陈建的仕途更加畅顺,现在陈建的妻子依旧会是苏烟。
玉溪就怕陈建对苏烟旧情未了,所以才故意过来给苏烟难堪。
陈建觉得气氛不对,赶紧拉着玉溪走。“你不是说要在广场中间拍照吗?快走吧,不然摄像师要不耐烦了。”
“对啊,咱们的蜜月旅行都还没结束呢。虽然拍照片是给别人看的,但是也是要证明给别人看咱们有多恩爱,让那些自作多情的女人知难而退才行。”玉溪一下子又变成优雅的女人,挽着陈建的胳膊撒娇。
“我还有点事,先走了。”苏烟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很刺眼,赶紧找借口离开。要是知道出个差都能遇到这一对极品,就算她有再大的把握能拿下这一次的合同,她也不会过来。
苏烟想走,玉溪却一把拉住她的手。她的态度一下子又变得很亲和,捏着苏烟的手笑眯眯地说道:“既然在这里遇见了,那就和我们一起拍张照吧。到时候我们的朋友也会看到这些照片,我还能把你介绍给他们认识呢。”
玉家是军人世家,认识的人也大多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。当然,玉溪这么做肯定不是为了将苏烟介绍给这些人认识的。
此时的苏烟,身上穿着的是中规中矩的职业套装,脸上的妆容也不是特别的出彩。而玉溪因为是特地来拍照的,所以身上的衣服显然就比苏烟的要好看几分。这样对比起来,就显得苏烟很是普通。
“不了,我不打扰你们了,我还要回去整理资料。”苏烟挣脱玉溪的手,脸上的笑意已经有些僵硬。
“阿健……”见苏烟不依,玉溪可怜兮兮地对陈建说道:“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,让苏烟不开心了?你快帮我劝劝她嘛。”
陈建不敢惹玉溪生气,他赶紧说道:“苏烟……就拍一张吧,小溪也是好意,你别想太多……”
这话说的,陈建自己都觉得不能相信,更别说苏烟会妥协了。她复杂的看着陈建,原来自己相爱了四年的男人就是这种样子。
“苏烟,你别给脸不要脸!”玉溪怒了,精致的妆容显得有些狰狞。“我邀你一起拍照是给你面子,有多少人想和我合照我都不肯。何况你还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嫁入豪门,有何不可?”
“谢谢,我已经有男朋友了。”苏烟毫不留情地拒绝。她现在开始后悔,刚才合作公司的一个经理约她一起吃饭,她不该拒绝的,不然现在也不用这般进退两难。
玉溪愣了一下,“怎么可能?那他现在在哪里?”四周都没有上前的男人,玉溪马上明白这是苏烟找的借口。
她又得意了:“虽然我和陈建现在过得比你好,但是你也不用找这么蹩脚的理由吧。想要告诉我们,你已经有男朋友了,过得比我们还好吗?你没这个必要的。”
苏烟咬着嘴唇,脸色已经有些苍白。她想不明白玉溪为什么要咄咄逼人,她对陈建真的没有任何的感情了,有的也只是厌恶。
广场的人不多,也没多少人注意到这里的情况。苏烟心里觉得很烦,一时间也找不到人来帮助自己。她走的慢,公司的其他人和对方公司的人早就走了去吃饭了,所以现在就剩下她一个人。
“他去停车场了,我在这等他,他一会就过来。”苏烟硬着头皮说道。
“哦,那我们就陪你等吧,拍照的事也不急,见见你男朋友也好。”玉溪双手抱在胸前,幸灾乐祸地说道。
等了十分钟,偌大的广场上都没有车子过来,苏烟的手心开始出汗。她咬着牙,依旧做出一副等待的表情。
玉溪等的有些不耐烦,说道:“你男朋友到底什么时候过来啊,你可别骗我们,让我们在这里白等啊。”
“应该是有点事所以慢了吧。”苏烟解释。话音刚落,不远处就有一辆小车过来。
苏烟像见到救星一般,迈开腿就追出去。她太紧张,以至于都没有看清这辆车是一辆名车,也没有看见玉溪和陈建那吃惊的表情。
苏烟的男朋友竟然开着全球限量版的车!
“亲爱的,我在这里!”苏烟一边跑,一边挥舞着自己的手。她在心里祈祷,希望车里只有一个男人,而且这个男人不要长得太老就好。
她跑的很快,一下子就把车子拦住了。玉溪和陈建也随后跟上来。
苏烟急促地喘气,并以此拖延时间。好在车窗还没有打开,苏烟还能缓一段时间。她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我男朋友不大喜欢和别人交流,所以……”
所以你们还是快走吧,不然等下大家都不好看。
但是玉溪不甘心,她敲了敲车窗,说道:“只是见一面而已,我想他应该不介意的。难不成你怕我们知道些什么,不想让我们看?”
“不……”苏烟有气无力,后悔自己刚才太冲动。她的手放在车窗上,感觉到车窗动了一下,很快车窗就被打开了。
车里面坐着一个男人,他正皱着眉头看着苏烟。他身上刚毅的气息让苏烟有些胆怯。
男人脸上带着墨镜,嘴角紧紧抿着,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很不好。他一只手放在方向盘上,一只手放在下巴下,目光清冷地看着外面的三个人。
苏烟顿时就结巴了,这个男人比她的上司看起来还要严肃。而且他的头发是寸头,没有刻意去打扮一个发型,就知道他是一个刻板的人。
这样的男人,真的愿意配合她吗?苏烟反倒觉得,不被对方打就不错了。
陈建也被吓一跳,他是一个军/人,见过各种军/衔高的都是这一副气势。唯一不同的是,其他人的让人感觉到是装出来的,而车里的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势,分明就是与生俱来的!
他不免有些胆怯,知道这个男人是自己惹不得的,同时更加不相信苏烟和这个男人有关系。
陈建头皮发麻,却还是扯出一抹讨好的笑容,开始自我介绍。
“你好,我是苏烟的好朋友陈建,现在在部/队任职。”陈建对自己的身份很是自豪,总觉得别人听到他是部/队的人,都会对他生出敬畏之意。
车里的男人冷笑一声,对陈建的身份不屑一顾。
这模样,就像家长听到小孩子说自己是超人一样可笑。
苏烟为了不让事情被揭穿,赶紧插话:“亲爱的你怎么现在才来,我都等了好久了。你不是说有急事吗?那你先走吧,我和朋友说说话。”苏烟有些心虚。
沈祐饶有兴趣的看着一脸窘迫的苏烟,甚至都看见苏烟对自己使眼色,请求他帮忙了。但是他故意视而不见,脸上也没有多余的表情。
他刚完成一个大任务,好不容易可以休假所以才来这里旅游。另一方面,他还是为了躲避家里的相亲,只是没想到,自己怎么凭空多出一个“亲爱的”。
这个“亲爱的”脸蛋圆圆的,要不是眼睛有灵气,真的会给人一种呆呆的感觉。
但是她身上又穿着干练的职业装,头发一丝不苟地扎起来,让人感觉她是一个中规中矩的人。
苏烟的脸颊微红,眼神带着着急,不知为什么沈祐就觉得很喜欢苏烟的这幅表情。所以他明知道自己是被临时抓来的挡箭牌也不生气,也不打算帮忙。
见沈祐不说话,苏烟有些尴尬,不过这总比沈祐开口揭穿她的好。
“刚才不是说你也有急事吗?怎么现在又有时间给我们叙旧了?其实说起来陈建只是你的前男友,我和你也没什么交集,你没必要为了我们而抛下你的男朋友。”玉溪话锋一转,眼睛里带着精光,说什么也要证实这个男人的真实身份。
原来是前男友带着现任女友来秀恩爱了,沈祐的手指轻轻摩擦着方向盘。他觉得现在这出戏挺有意思的,并且他发现自己的注意力竟然不能从苏烟的身上转移。
十分有趣!
苏烟不知所措,干脆一咬牙,伸手就去开车门。结果可想而知,她没有打开车门。
“嗤……”玉溪嘲讽地笑了一声,说道:“苏烟你不是吧?在马路上随便抓个男人就说是你男朋友,看不出来你这么饥不择食。还好陈建明智,不然以后不知道要戴多少绿帽子了。”陈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,但是没有反驳。
不过他心里还是比较高兴的,打不开车门就说明这个男人和苏烟没有关系。
他可不希望分手后苏烟过得比自己好,甚至找一个比自己优秀的男人,这样他岂不是被打脸?
想到这里,他也好心劝告苏烟:“其实你的条件也不错,找个普通人家还是可以的。你不必为了让我减少愧疚而随便找个男人来骗我,这样会让我觉得你已经变了。”
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直接把苏烟打入地狱。
沈祐忍不住皱着眉头,很是看不起陈建的所作所为。
而且……随便的男人?沈祐嘴角一抽,鬼使神差地就把门打开了。
“上车。”沈祐对苏烟说道。
他要让人知道,他可不是个随便的男人。
“啊?”苏烟一下子就愣住了,呆呆地看着已经打开的车门。
正欲开口继续奚落苏烟的玉溪也是一脸不可置信,觉得事情反转地太快。
这个男人……怎么可能?
沈祐有些不耐烦,瞥了陈建夫妇一眼,口气有些不耐烦:“我不想跟无关紧要的人浪费时间。”
苏烟的脑子还来不及运转,身体却已经有了动作,自动自觉地坐在副驾驶上。
她刚坐好,沈祐就倾身过去,帮她系好了安全带。
他的温柔举动无疑坐实了他是苏烟男朋友的事实,而他的傲慢态度竟然一点都不让人感到反感,反倒让陈建有一种服从上级命令的感觉。
“刚才想着你要和朋友叙旧,所以没开门。不过现在看来,你只是遇到两个无赖而已,咱们还是早点回去吧,我定了一家餐厅,去晚了就没位置了。”沈祐笑笑。
“那……那我们快走吧。”苏烟结结巴巴的,近距离看到沈祐那张英俊的脸,她的心跳不断加速,有些不敢直视。
沈祐点头,准备把车窗关起来。
“谢谢。”苏烟以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对沈祐说道。
她没想过在陈建面前示威,只是不想被纠缠罢了。
沈祐的配合让她觉得很感动,顿时对沈祐好感度加倍。
沈祐挑眉,不拒绝苏烟的感恩。
说实话,在部/队的时候他一向都是冷面阎王的模样,别说有人对他言谢,不在背后骂他铁石心肠就已经不错了。
为此,沈祐对苏烟越发地感兴趣。
车窗还没有完全关上,玉溪的手就扒住车门,脸上带着尴尬的笑容。
“刚才是误会,不如我们一起去吃饭吧。”
沈祐用询问的眼神看着苏烟,苏烟犹豫了一下。
而在她犹豫的时候,玉溪已经自动打开后车位的车门,自己坐了上去,就像熟人一样。
苏烟无奈,对沈祐更加不好意思了,但是她也不知道怎么让玉溪离开。
见苏烟没什么反应,沈祐便带着众人来到G市最有名的酒店,帝皇酒店。
这个酒店别说是在本地,就连在国内都是数一数二的。
能进这种地方的人不单单要有钱,还要有名望。
像玉家这样的军/人世家,进这家酒店都难。
可是沈祐却轻而易举的将他们三个人带进来,他的身份地位有多高,可想而知。
苏烟虽然不富裕,但是也听过这个酒店名字。
“想吃什么?”沈佑把菜单放在苏烟面前,脸上还带着与刚才不一样的笑容。这个笑容很温和,在外人看来就是爱人之间的宠溺。
苏烟看着连菜单都是烫金的,心中不免有些忐忑。她是找人应急,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大手笔吧,她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工资卡,顿时就欲哭无泪了。
她把菜单拿给沈佑,“你请客,你点菜吧。”
沈佑哭笑不得,感情这女人是害怕自己给不起钱啊。沈佑假装看不懂苏烟的眼神,一下子点了好几个菜,而且价格都是让苏烟吐血的数字。
不仅苏烟要吐血,玉溪被气的也要吐血了。陈建对她都没有这么大手笔过,怎么苏烟就能找到这么好的男人?一对比,玉溪气不打一处来,在桌底下用高跟鞋狠狠地踩了一脚。
陈建闷哼一声,苏烟问道:“怎么了?”
“没事。”陈建小心翼翼地看了玉溪一眼,而玉溪对他视而不见。
沈佑说道:“可能是我招待不周吧。”语气却没有一丝愧疚的意思。
这样的手笔都叫招待不周?这无疑是在玉溪的心口又插了一把刀,她恨自己刚才为什么要跟着过来。现在明摆着是把自己的脸凑过来,让苏烟狠狠地打。
一顿饭下来气氛很是尴尬,陈建自己也知道自己在沈佑面前没有优越感,所以一直都觉得很窝囊。不过玉溪没有出声,他就没有发言权了。
等吃饱喝足,苏烟小心翼翼地握着水杯,眼角偷偷看着沈佑,等沈佑出去买单。她心里忐忑不安,即便沈佑给钱了,事情结束后她也要还钱的。
大不了以后在工作上更加拼命,拿到更多的提成吧!苏烟咬牙,暗自下决心。
她还在想着这些事,沈佑的手却突然搭在她的肩膀上,苏烟吓得手中的水杯差点掉下去。
沈佑眯着深邃的眼睛,嘴角勾起,说道:“亲爱的,我吃太饱了不想动,你去买单吧。”说着,他拿出一张金卡。
惊吓过度的苏烟拿起金卡就走,根本没有看见玉溪和陈建看见金卡后眼珠子都要掉下来的神情。
这个男人能拿出限量版的金卡!就玉家说知道的,拥有同样的金卡的也只有京城的蓝家。
而蓝家,掌握所有的军事机密,身份地位算是极高的。
而这个男人,随随便便就拿出金卡给苏烟!
玉溪的脸已经因为嫉妒而变形,她觉得凭什么自己要下嫁给陈建这样的男人。
而苏烟明明没有自己优秀,却可以有沈佑这样的男朋友。
就连陈建,心里也是在算计的。
在他看来,抱住沈佑的大腿,远远比娶玉家的女儿更加有用。
两人心怀鬼胎,沈佑自然也是知道的。
他只想看这两个人是怎么狗咬狗,在嫉妒面前,人性始终的丑陋的。
等了许久,玉溪终于开口了。她换了位置,坐在沈佑的旁边,大有亲近之意。
“苏烟怎么还不回来,这慢腾腾的毛病到现在都还没改好。哎,她知道你那金卡的密码吗?等她回来你最好查看到底花了多少钱。以前她和陈建在一起时……”
说到一半,玉溪就又捂着嘴,做出一副说错话的表情。欲言又止的模样一般会引起别人继续听下去的欲。
偏偏,沈佑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水,完全没有要继续听下去的意思。
话题接不上去,陈建赶紧打圆场:“也许苏烟也不是有心的吧,毕竟只是少了一万块钱,对我也没什么影响。”
“怎么没影响!”玉溪故意尖叫:“你是信任她,才把密码告诉她,让她去取钱。结果呢,她竟然说被人抢了一万块。真可笑!”
“也许她真的有困难吧,苏烟她一向都比较爱钱。那时候我也只想着我的就是她的,也没计较。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她从不跟我解释。”陈建苦涩地说道。
而这件事,两人心里都明白,那一万块钱是陈建用来讨好上级用掉了。他故意让苏烟去拿钱,把这笔账赖在苏烟的头上。
以苏烟的性格,明知道不是自己的原因,她也会默默地把钱补上去的。陈建只不过把事情换了一种说法,便让苏烟的形象变成如此不堪。
沈祐真想让苏烟站在这里,听听陈建对他的评价。
两人如此卖力地说苏烟的坏话,沈祐只是淡然一笑。他又不是苏烟真正的男朋友,这些关他什么事呢?
等到苏烟回来的时候,就看见玉溪黑着一张脸走出去,陈建唯唯诺诺地跟在身后。而沈祐则慵懒地靠在椅子上,对着她若有所思地笑着。
“这……这是我问服务员要的发票,用了多少钱都很清楚。你放心吧,我会把钱还给你的,只是要等我一段时间。”
苏烟的脸窘迫地红彤彤的,很是可爱。刚才出去刷卡她还很着急,她不知道密码,怎么付钱?可是她也给不起那么多钱。
为此,她还特意给闺蜜林筱筱打电话,看她能不能凑出点钱。她电话还没打出去,服务员看到她手上的金卡,就自动自发的接过去买单了。
刷卡的时候,苏烟才知道,这金卡根本不用密码。
江湖救急已经是帮大忙了,沈祐还这么大手笔,连没有密码的金卡都交给她。苏烟心里很感激。
沈祐倒没什么,自然地接过自己的卡倒回去。“不用看,这点钱对我来说没什么。最重要的是能让他们俩吃瘪就行。”
他的声音低沉,带着诱人的磁性。苏烟不禁有些发怔,恍惚间竟然觉得沈祐的语气是带着宠溺的。
“要还的!今天谢谢你帮我这么多,不管怎么样我都要答谢你。这是我的名片,请收好,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。虽然……虽然可能我帮不到你什么……”
苏烟已经想不到任何的答谢方式了,只等着沈祐与她交换名片,这样她以后也能联系上他。
但是沈祐还是说:“不用。我的忙已经帮完了,那就各自散了吧。”
本来对苏烟还是有好感的,但是现在苏烟的表现让他觉得苏烟是故意接近。顿时,他的态度也冷淡了不少,也不想和苏烟有任何的关联。
苏烟有些无措,不知道沈祐怎么突然改变了态度。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以后……”
“这是我的联系方式,不过我不希望我的电话响起。”沈祐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,脸色不佳地走了。
苏烟愣愣的看着沈祐的背影,好半天她才缓过来,这才慢慢的回自己的酒店。
路上林筱筱打电话过来,一接听就十分紧张的问道:“刚才发生了什么?怎么电话响了一下就挂断了?你没事吧?要不要让我老公过去接你?”
苏烟心里暖暖的,也只有林筱筱才会担心她的安危,才会这么紧张。
她不想麻烦林筱筱出来,于是赶紧说道:“我没事,刚才遇见陈建和他新婚妻子了,本来想告诉你的。结果出了点意外,所以就挂了。你别让你老公过来了,他自己也忙。”
“什么!陈建人这个小人还敢出现在你面前。他……他!”林筱筱气的想让她老公严于景用火药把陈建给炸死。“那他欺负你没有?”
苏烟的脑海中浮现出沈佑的模样,她笑道:“没事,多亏有人帮忙,陈建早早就走啦。”她的语气很欢快,就像在谈论自己的男朋友有多厉害一样。
林筱筱也扑捉到话中的猫腻,怎么可能陈建带着新欢来秀恩爱,苏烟却一点都不难过的。直觉告诉她,苏烟一定是有了别的男人了。
“说,你是不是有对象了?”林筱筱开始盘问。
苏烟哭笑不得:“没有,只是临时找的好心人,他帮了我。”她解释道。然后乖乖地把今天的事情都一一说出来,包括沈祐对她的信任。
在说道沈佑把没有密码的金卡给她的时候,苏烟的眉毛都上扬了,只是她自己没有发现而已。而林筱筱也讶异一个陌生人就能对苏烟这么信任,这不合常理。
等苏烟说完这些的时候,她也已经走到了酒店门口。林筱筱听得脑子发蒙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机不可失失不再来!这个男人就是上天赐给苏烟的,不能错失啊。
“我觉得他是对你有好感才信任你的,这和那个陈建人比起来可是天壤之别。本来我还想给你介绍对象的,现在看来不用了,你得好好把握这个好心人。”林筱筱激动的说道。
红娘林筱筱对苏烟的终身大事很是上心,她老公本来就是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,所以婚后她所接触的也都是有前途的年轻人。
每次她出去,都会在暗中帮苏烟物色好男人,希望能让苏烟摆脱陈建。这一次她老公严于景说有一个朋友从国外回来,这个朋友的各方面条件都不错,就是职业有些神秘。
林筱筱哪管得了这些,只要条件不错,人又可以,她就恨不得把人塞给苏烟。所以这一次,她让严于景安排与那个朋友见面。
不过那个朋友太忙,到现在都还没回复。刚好苏烟又在出差的时候遇到别人了,她也就不用大费周折了。
“想太多啦,他看上去器宇不凡,出手又大方,我这样的普通人他肯定看不上。而且,我也高攀不起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。”苏烟笑笑,她不大相信灰姑娘遇到王子的故事,门当户对,这句话她倒觉得有道理。
以后找个普通人家,平平淡淡过日子就行。
林筱筱气急:“怎么就看不上了?你很差吗?我觉得哪个男人能娶到你,是他的福分,他们高攀不起才对!苏烟,你这是要气死我,我不管啦,你不带男人回来,那我就继续给你找男人。你不结婚,我就不生子了!”
林筱筱说完这些话,吧唧一声就把电话给挂断了,听得出来,她是很生气的。
苏烟叹了一口气,她把手机放回包里,准备拿房卡。
走到房门不远处的时候,她发现有人站在她的房间门口。苏烟看到那人之后,手上一僵,房卡掉在地上了。
“陈……陈建?你怎么在这里?”他不是跟着玉溪离开了吗,怎么会知道她住在这里?
陈建上前两步,弯腰把地上的房卡捡起来。他对苏烟的惊讶有些不满意,脸色一下子就黑了。
“怎么?我不能出现在这里吗?我知道你想我,所以特地赶过来的。”
原来刚才在酒店的事情让玉溪气的不行,回去后就对陈建打骂,把所有的气都撒在他的身上。还觉得自己那么高贵的人不应该和陈建结婚,陈建是她人生中的败笔。
即便是入赘的,说到底陈建也是一个大男人,听到这样的诋毁,他心中火冒三丈,想法也已经扭曲了。
是啊,他这样的人,也只配和苏烟在一起。这个世界上,只有苏烟才不会嫌弃他。于是陈建默默的抽了一支烟,在玉溪的打骂声中转身离去。
他往回走,就看见一边走路一边讲电话的苏烟。苏烟的身边并没有跟着那个所谓的男朋友,陈建大喜,赶紧跟上去。
陈建以为苏烟单独见到她会很开心,哪想到却是一副惊愕的表情。他的男人自尊再次被打击,所以连说话的口气都不如以前好。
“你男朋友呢?怎么不送你回来?我看你只是他包养起来的情人吧,见不得光,所以早早就要分开。”陈建靠近苏烟,问着她头发的香味有些沉迷。
苏烟赶紧退开几步拉开距离,脸上带着冷漠。她说道:“这些都不用你管。我累了要休息,请把房卡还给我。”苏烟伸出手。
“才分开一段时间,脾气就大了。我知道你只是在生我的气,并不是故意让我走的是吗?想想我们在一起的四年,我对你的真心,难道你真的要用那个男人来刺激我吗?”陈建自以为是地说着,到现在他都还觉得苏烟对他是有感情的。
苏烟只觉得厌恶,对陈建的诋毁更加是气的眼红。她绕过陈建,准备去叫保安。
但是陈建却先她一步把她挡住,并步步逼近,把她逼到了房间,门口。苏烟无路可逃,只能暗自打开手机,想着打电话求救。
陈建早已知道苏烟的意图,他紧紧地靠着苏烟,不给她看手机的机会。两人离的很近,彼此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声。
要是换了以前,陈建这样的举动肯定会让苏烟脸红心跳。可是此刻,苏烟只觉得恶心。
她的手指乱画,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拨通电话。
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苏烟强自冷静下来。
陈建看着娇小的苏烟,四年来她的乖巧一向是他最喜欢的。可是现在他不能当个大男人,而是要在玉溪面前忍气吞声,他要在苏烟面前找回自己的成就感。
他想也没想,就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:“既然你也是给别人当情妇,还不如跟着我,反正你对我还有感情。我发誓,如果你愿意跟我,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。你知道,我现在的军/职不同以前了。等我达到我想要的高度,我就和玉溪离婚。”
情妇?苏烟想想就觉得可笑又可气。她冷笑,毫不犹豫地拒绝这个要求。
“不,我不愿意。我和你在一起不是因为你多优秀,而是你对我很好。可是现在你该对玉溪好,而不是我。而我和你已经没关系了,我就算和一个普通人在一起,也不会做你的情妇。因为,这样会让我觉得你越来越恶心。”
陈建的表情变得越来越狰狞,他不相信现在连苏烟都控制不了。他恼羞成怒,捏着苏烟的下巴低头就要亲下去。
陈健和苏烟在一起这么久,也只是牵牵手,就连亲吻都很少。因为他知道苏烟保守,但是现在他等不及了,就算以后苏烟不属于他,那他现在也要得到苏烟的一切!
不能让别的男人白白捡了便宜!
这样想着,他眼底闪起一抹精光,就现在!
反正他手上还有苏烟的房卡。呵呵,到时,生米煮成熟饭……
苏烟的躲避更加深了他身体内的渴望!他手上的力度就越来越大企图禁锢着她让她乖乖就范,另一只手则顺势抱住苏烟的细腰,一点一点把她往房间里面拖去!
苏烟惊得瞳孔睁大拼命作挣扎状!
陈建把门关上之后,胆子就越来越大,苏烟自知求救是没办法了,接下来她只凭自己的力量奋力反抗,可是女人的力量怎么能敌得过男人,她的眼睛里流露出惊恐之色。
一想到这个女人即将成为自己的囊中物,陈建兴奋得连声音都沙哑的说道:“不用反抗了,欲擒故众的手段虽然好,但是不适合现在这个时候,高兴点宝贝。”
一声宝贝,差点没令苏烟吐出来:“你太自以为是了,今天你要是敢动我,你一定会后悔的!”
苏烟脚下偷偷用力踢过去,却被陈建一手抓住。
陈建握着她纤细的脚踝,笑眯眯的:“呵,我和你在一起四年你都不让我碰,我们一分手你就去伺候那个男人,你把我当成什么了?今天要是不动你我才后悔,反正你对这种事都是轻车熟路的了,就像伺候那个男人一样伺候我又如何?”
说着,他就开始动手,将她身上的衣服扯得粉碎,撕裂声响起在安静的房间内!
碎布底下露出女人白皙的肌肤和姣好的身村,那独属女人的妙曼曲线更是引得他眼底发了红,陈建感觉有一股血充向自己小腹以下的某处!
很快,苏烟感觉自己身上凉凉的,只剩下最后的内衣了……
只要最后两件衣物被他褪掉,那么一切都没有办法回头了……
她眼里的眼泪流得越来越凶,她已经做了鱼死网破的准备,今天陈建对她的羞辱,她都会一一记得,从此她都会将这些一一讨回来!!!
“哈哈,让我尝尝你的味道,让你知道我的厉害。只怕你还会上瘾,以后都离不开我了呢。”陈建猥琐地说着,说完,一只大手捏住她独属女性的柔软,肆意蹂躏,一张嘴则从她的脸颊,脖子,锁骨处一路向下蔓延……
苏烟绝望的闭上眼睛,一串串的眼泪像止不住一样的流下来。
陈建一边亲吻一边脱掉自己的衣服,另一只大手也游移到苏烟的内/裤边沿,只要轻轻一扯就能扯掉……
苏烟狠狠的闭起眼睛,脑海里闪过的却是那天在马路边莫名其妙救了她一次的男人……
咔嚓!
一道细碎的熟悉的声音响起,苏烟登时像看见救世主一样的睁开了眼睛!
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到底是不是听错,只察觉陈建猛然离开她的身体,她瞬间扯过被子将自己紧紧的包裹起来!
砰的一声,是拳头砸到肉的声音!
她赶紧抬起手臂擦向眼睛,虽然朦胧,但她很快就意识到,来的人竟是沈祐!
沈祐身材比陈建的高大,而且又是一名军人,自然很快就将陈建降服,只见陈建此时像条落水狗一样被打得倒在地上连反抗也不能。
那地上掉着她的外套,苏烟登时明白,肯定是她的外套落在他那里,那口袋有这里的名片,但为什么他能找上来?苏烟虽然不解,但此时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,一旦想到差点就被陈建得逞……她把头埋进被子里,真恶心。
那些被他摸过的地方恶心,那些被他亲过的地方也恶心,更恶心的是,她竟然和这样一个男人相处在一起这么久……
想着,苏烟把脸埋进被子里哭了起来。
而那边,陈建见自己完全不是沈祐的对手,再呆下去只怕会被打死,趁着空隙,连衣服也不要,直接扯着裤子起身往外逃!
沈祐却脸不红心不跳的,背对着苏烟站着,好半响,听到女人细微的哭声从身后传出,他一怔,转身,只看见她此时小小的一只缩在床上,双腿曲起,用被子紧紧裹着自己,把脸埋进膝盖里。
那抖动的样子,莫名让他心里一紧!
他走向床边,一瞬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只能道:“没事了。”
听着他略带笨拙的声音,那一刹一向不知道什么叫安全感的她好像知道了这个词的含义,她放声哭了出来。
“别哭,没事了。”他不太懂得哄女人,但他知道刚经历了那样的事她此时一定接受不了。
“呜呜呜……”
女人的声音被哭声掩盖,但沈祐还是从中捕捉到零碎几个字,比如脏字。
“不脏,我带你去洗。”军人的性子让他直来直往,沈祐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苏烟身上。
没等苏烟反应过来,只见他熟悉的将她从被子底下捞出打横抱起,而且用衣服将她裹得紧紧的,他的目光一直放到正前方,刻意让自己不要低头,三并两步,他抱着她进入卧室,之后将她放进浴缸里让她自己站着。
苏烟抱着他的衣服,看着他连花洒都替她打开,眼睛里顿时又蓄满水雾。
“来,你洗洗吧。”沈祐将花洒交到她手里,转身故意不看向她,全程一副君子的模样。
苏烟犹豫了一下,把身上的衣服脱下递给他,忍着哭腔道:“来,先把衣服还你,别弄湿了。”
就在交换之际,花洒不知怎么的这水温无故高温了,苏烟不知,接过之际直接往身上淋,顿时被烫得小小的惊呼起来!
“怎么了?!”听到惊呼声,出于本职反应,他第一时间转过头目光往她手上的花洒看去,只见冒起了烟,想必是被烫着了,他连忙伸手关掉。
“没事吧?!”沈祐紧张的问。
苏烟摇摇头,脸上涨了红晕。
沈祐顿时明白她这红晕来自哪里,只见她身上只穿着内衣,红色的内衣与女人白皙的肌肤相辅相成,在热气的烟雾中若影若现,给视野带来一片极大的冲击!
他下意识的,喉结处动了动……
“你,你看够了吧。”苏烟低着头,似乎都要把脑袋垂在胸前。
“没。”他的声音暗哑了数分,目光里尽是旖旎的神色,整个人像失去控制一样的走近她,第一次,这真的是第一次,第一次有着良好控制力的他,竟像失控了一样,迫不及待的想靠近一个人。
“你……你要干……唔!”她的眼睛猛的睁开,那尚未说出的话语,全被堵在了他炙热的唇舌间!
她内心大惊!
他双手抓着她的手臂,低头咬着她的唇辗转反侧,尽情汲取着属于她的味道,他第一次知道,原来女人身上竟有这么香甜的地方!
他炙热的气息扑鼻而来紧紧的将她笼罩着,她睁大着眼睛丝毫不敢乱动!这陌生的气息令她浑身紧绷!
她想逃……
可这双脚却像灌了铅一样……
更要命的是,内心深处,她好像并不抗拒这个仅见了短短数面的男人……
男人似乎不满足一样,大手从她的衣服下摆悄然滑了进去,少了循规蹈矩的节奏,她的味道令他失了所有的分寸,回归最原始的本能,一味的索要。
他的手绕到她的后背,将她上衣的拉链慢慢的往下拉开,她似雪的肌肤逐渐在他的眼前展露,内心又猛的窜起一股火苗!
由于微信篇幅限制,只能发到这里啦!
长按识别,精彩继续!~

↓↓↓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】,后续剧情精彩不断!

标签:

上一篇: 吴若普落实农村在建自建房全面“控停”工作 严把安全关-广州市从化区温泉镇人民政府
下一篇: 吴若普被否!注意了,只要碰上这个问题,IPO之路必死无疑-香港企业促进会

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