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若普董宝珍:读李鸿章奏折有感-凌通价值投资

发布时间: 1周前 (04-15)浏览: 4

吴若普董宝珍:读李鸿章奏折有感-凌通价值投资

吴若普

本文原创首发于2013年否极泰董宝珍博客。

我最近阅读了《中国近代战策辑要》,这是一本记录中国1840年以来所发生的重要战争,核心决策者彼此之间的书信和奏折为内容的书。书中有一篇李鸿章所写,关于中法战争的奏折令我产生很多感想!中法战争刚开始,首战中国就失利,丢掉了重要城池,导致士气低落,清朝核心决策层在战还是和的问题上犹豫不决。李鸿章在中法矛盾初期是主和派,当李鸿章发现和平已经没有办法维持的时候,变成主战派。在中国首战失利后,李鸿章上书,反对停战议和并强烈主战!以下是李鸿章的奏折:《李鸿章上遵旨妥筹边计折》“臣惟中外交涉,每举一事,动关全局,是以谋划之始,断不可轻于言战,而挫败之后,又不宜轻于言和。刘永福以新集之军隔河而守山西,本是危道;杀伤相当,弃城走险,疆域胜负,彼此何常?此意未足介意。即敌或径犯北宁,三面受兵,势颇难守。然我兵终无遵罢之理……岂可望风震慑,仓卒撤防,使法窥我内怯,要挟多端,增环海各国狎侮之渐哉?夫南宋以后,士大夫不甚知兵,无事则矜愤言战,一败则诓儒言和,浮议喧嚣,终至覆灭。若汉、唐以前,则英君智将,和无定形,战无定势。卒之虚憍务名者恒败,而坚忍多略者恒胜:足以知致敌之奇,终在镇定。伏愿朝廷决计坚持,增军缮备,内外上下,力肩危局,以济艰难,不以一隅之失撤重防,不以一将之疏挠定见,不以一前一却定疆吏之功罪,不以一胜一败卜庙算之是非,与敌久持以待机会,斯则筹边致胜之要道矣。”
李鸿章的奏折中,解决了一个极具一般价值的重要课题:“在战略方针受挫后,是坚持原有方针,还是改弦更张?”李鸿章说道“以谋划之始,断不可轻于言战,而挫之后,又不宜轻于言和”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我们投资人借鉴重要的原则。每一次投资行为都不可以轻易启动,谋划、决策时要反反复复从里面到外全面立体的收集信息、深谋远略,不要轻易的做出投资决定。投资如同打仗事关重大,必须慎思考,没有接近百分之百的把握,决不能轻易投入。一旦决定投资,不可避免要遇到与预期不符的阶段性挫败,此时不轻易放弃、认输。遭遇战争挫折之后,不要轻易言和,为此李鸿章进一步说道:“坚忍多略者恒胜:足以知致敌之奇,终在镇定。伏愿朝廷决计坚持,增军缮备,内外上下,力肩危局,以济艰难,不以一隅之失撤重防,不以一将之疏挠定见,不以一前一却定疆吏之功罪,不以一胜一败卜庙算之是非,与敌久持以待机会,斯则筹边致胜之要道矣。”意思是说与敌人打仗最根本的在于保持镇定和坚韧。不要因一时的挫折和失败而改变最根本的战略决策,也不要轻易改变原来的战术。不要对打了败仗的将士轻意治罪,继续信任他们,继续让他们发挥能力,用持久的方式坚持下去,等待时局的改变这是根本的制胜之道。
李鸿章的这种观念不仅在军事上,在投资上、在人生的其他领域都具有普遍价值。没有一个投资人能做到不经历任何意料之外的挫折,在不随心意遭受挫折后的应对是投资主要挑战,李鸿章给出了这一问题的答案。写到这我不由的从李鸿章的奏折,想到了蒋介石先生的《庐山讲话》。《庐山讲话》是在七七事变后的一篇抗日动员书,讲话从始至终贯穿的是:“谋划之始,断不可轻于言战,而挫败之后,又不宜轻于言和。”关于不轻易言战《庐山讲话》中留下了:“和平未到根本绝望时期,决不放弃和平,牺牲未到最后关头,决不轻言牺牲”。关于战争启动后决不中途放弃,决不求和,《庐山讲话》有:“如果临到最后关头,便只有拚全民族的生命,以求国家生存;那时节再不容许我们中途妥协,须知中途妥协的条件,便是整个投降、整个灭亡的条件。最后关头一至,我们只有牺牲到底,抗战到底,唯有牺牲到底的决心,才能博得最后的胜利。若是彷徨不定,妄想苟安,便会陷民族于万劫不复之地!”。“战端一开,地无分南北,年无分老幼,无论何人,皆有守土抗战之责,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。”
从整体抗日战争可以看出,中国启动抗日是深思熟虑,整个决策历经十多年才启动的战争,在战争启动后,中国在过程上一度相当被动,但抗日决心、基本战略从未发生改变,在抗日战争中大部分时间处于被动的中国,从没有一次主动提出求和,反而是处于攻势的日本不断求和,史料记载日本在整个抗日战争中,向中国提出求和的次数多达十二次,中国从没理会这种求和。中国坚持战前确定的战略原则,以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做不到的坚韧坚持了八年。
李鸿章的奏折、蒋介石先生的《庐山讲话》作为具体的事件都已成过去,但 “谋划之始,断不可轻于言战,而挫败之后,又不宜轻于言和”的慎始、慎终持之以衡,不轻意改弦更张的决策思想,是任何工作成功的基本规律,也是投资成功的根本原则。被誉为西方兵圣的克劳塞维茨在《战争论》中说:“战争的进行过程中,会有无数的情报,理由,信息,印象,向你袭来,它们大部分都是倾向于让你改变初始的计划。这时候,如果你屈从于外界的压力,必将一事无成。在这种外界的巨大压力下,我们必须坚持一条,屡试不爽的原则。除非遇到决定性需要改变的理由,否则必须坚持既定计划,决不动摇。”
坚持即定战略不为过程性波动所干扰的前提是,在决策前全面深刻的思考和研究,不轻易选择、不轻易决策,不轻易下注,不急于形成重大决定。有一些投资理论认为,在形势不明时可以轻仓介入,其实这违背事前慎重决策,事中稳定坚持原有战略,形势不明本来就不应该决策,信息不足就不该下手,轻仓介入是一种自我心里的迷惑。全面调研在彻底清楚的情况下才做决策的人,他可能很少做投资决策,但是一旦决定就是只重仓投入真正值得投入的公司,就是决战、就是重仓,并且重仓之后体现出了一根筋的特征,坚持到底,不进行调整。少打仗、打大仗,真正的投资一定是慎之又慎,冷静决策后的决战决胜。


标签:

上一篇: 吴若普蒙古族女大学生创业之路:从考大学生村官开始-名人期刊
下一篇: 吴若普要吃还要瘦~ 十款素食健康家常菜-美食做饭小技巧

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