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若普葉襄:就这样软埋了茉莉花茶?-万殊文化

发布时间: 1周前 (04-15)浏览: 4

吴若普葉襄:就这样软埋了茉莉花茶?-万殊文化

吴若普
姜夔诗中有云:他年我若修花史,列作人间第一香。

入伏了,天气异常的热,空气似乎都被凝滞住了。此时,北方出现了罕见的暴雨,上海浦东上空则是砸下冰雹。然而,短暂的风雨,带来的却是更严酷的热。
在让人无法自由呼吸的时候,朋友从远方寄了一罐茶,她说:可以让我在几乎不能透气的时候,感受一丝清新的气息。

这茶是朋友自己所做,揉成一粒一粒的小圆球,可爱极了。我拿了一粒,用了白瓷壶冲泡。茶汤明黄透亮,尚未入口,清雅的花香丝丝缕缕飘逸而出。朋友说这是隔年茶,火气已经褪去,茶汤中正平和,它滑落喉底后,纯净的冰糖甜慢慢回渗在唇齿之间,茶香与花香天衣无缝,似有青梅之静,又有杏子之粉,还有茉莉之悠,神清气爽、沁人心脾。
茉莉花茶能给我如此品饮感受,确是头一回。
询问朋友,怎会制成如此神般的物品?被她嘲笑了一通:你大概把茉莉花茶等同与低端茶了吧,不过,这也不怪你,这几年茉莉花茶日渐沉沦,其实,这茉莉花茶在乾隆时期被列为贡茶,后来的慈禧也钟爱此茶。清末,从福州出口了大量的茉莉花茶至欧、美和南洋,被称赞这茶带着“中国春天的味道”。

与服装一样,茶叶也有流行周期,也摆脱不了各领风骚几十年的命运。前有绿改红,后有红转绿,现在则是普洱古树茶闹翻天。
在一轮一轮的周期性热点茶类中,那个有茉莉花参与制成的茶默言了。
传统的茉莉花茶制作工艺及其复杂,十九世纪末,英国人可以在印度制作红茶,但茉莉花茶仍然需要从中国进口。这工艺之中的精髓外国人难以理解。
说道茉莉花茶,得先说一下这个茉莉花。因为茉莉花具有晚间开放吐香的习性,制茶所需之花最佳采摘时机是下午两点开始,傍晚结束。采下的鲜花需要摊凉,这工序中得要控制好堆的高度,防止堆温过高烧坏花朵,又要预防温度过低,鲜花不能开放。当鲜花适度开放后,就得筛花,机械抖动,促使鲜花开放正气。筛完之后,还得将花再养上一养。

再说这茶。通常会用炒青绿茶做茶坯。茶坯需复火干燥茶坯、去除异味,冷却三至七天后再与花一起窨制。
而后就是窨花拌合。这工序更为复杂,制好茶,则需要对配花量、鲜花开放程度、时间、温度、水份、厚度胸有成竹。好的茶得六次左右的窨花,最后还有一道提花工艺。茶与花之间要天衣无缝、通透和一。
朋友所制的这茉莉花茶有一独门秘笈,她所用的是福州单瓣茉莉花,福州茉莉花中顺式茉莉酮含量最高,因此香质更好。
现在市场上的茉莉花茶多见的是将茉莉花和茶混杂在一起,这里的花通常是已经窨过的。这样的花已经是神形俱散。
这样的加工制作方式,无异于软埋了茉莉花茶。有亵渎茉莉花文化的嫌疑。
宋人有词云:轻颦浅笑,小梅标格。这说的是梅花不惧严寒,在雪中开放,茉莉呢,“像严威,独逞芳菲”,面对严酷的客观条件,梅花和茉莉都能坚持自己的本色。酷暑开放的茉莉与梅花在精神品格上是一致的。先人制作茉莉花茶,工艺的定型就是与茉莉花精神契合的过程。茶中提取的是茉莉花淡雅素净,委婉细腻中不失淡泊挺拔的口感。

这茉莉花其实是泊来品,西汉时从印度、西藏、经南洋,进入中国南部,先在岭南、福建地区种植,而后扩散至江南地区。茉莉花外形与内在的气质特征与中国传统社会的审美情趣一致,得到中国文化的认同,进入中国文化的象征体系。
清代的时候,江苏出现了《鲜花调》这一小曲儿,这曲子中借茉莉花之香表达羞涩美妙的少男少女的爱情。不过,这曲子也就是民间传唱而已,曲子中的主基调已经在传统象征的基础上发生变异。但是,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,民间小曲上升到国家主义美学层面,中国主办许多国际重大会议上都演奏此曲,并且被西方舞台接受,以此作为东方文化的一种代表形式。

就此,温柔曲折形态缠绵成为主旋律,减少了端庄醇厚的气息。茉莉花之歌登上至尊舞台,茉莉花茶却日渐式微,花与茶简单混合的方式成为主流。
花茶始于北宋的太医院,那是皇家用以养生的一种秘法。明代时候,茶师们尝试了各种花和茶的搭配后,认为茉莉花与茶的融合最为完美,被认为是花茶之珍。茉莉花茶的发明是在传统社会心、物合一的文化基础之上。
茉莉花开放于盛夏,能够消溽暑、定心神、疏肝解郁、驱除恶气、消除肿毒。茉莉花茶在慢慢的熏制过程中,对接了茶与花的精、神。虽不见花,却是花意充沛。

将茉莉花和茶粗暴、简单地混合,这是对茉莉花精神的软埋。
姜夔诗中有云:他年我若修花史,列作人间第一香。宋人所塑造的对茉莉花的艺术审美,以清奇生新、深隽瘦劲为尚,包含了理学的“天理”概念。这才是茉莉花茶中所包含的文化意象。

萬殊一體 味覺自然

标签:

上一篇: 吴若普要吃还要瘦~ 十款素食健康家常菜-美食做饭小技巧
下一篇: 吴若普蛋黄小溶豆8M+-BEABA芘亚芭

︿